西西软件园多重安全检测下载网站、值得信赖的软件下载站!
乐虎国际官网 乐虎国际娱乐平台 软件下载 安卓软件 游戏下载 安卓游戏 MAC应用 驱动下载 安卓电视
系统工具网络工具媒体工具图形图像聊天工具应用软件编程开发手机软件安卓应用电脑安全字体素材

机箱塔克风阅读器

  • 机箱塔克风阅读器
  • 软件大小: 5.6M
  • 更新时间: 2017-09-14
  • 软件语言: 中文
  • 软件厂商:
  • 软件等级: 2级
  • 软件类别: 国产软件 / 免费软件 / 阅读工具
  • 官方网站: 暂无
  • 应用平台: Android

文件大小:5.6M左键点击或右键另存为下载更多下载地址...
好评:50%
坏评:50%

软件介绍

机箱小说是作者塔克风写的一个恐怖灵异类的小说,胆子小的勿进来哦。“你们这里是不是卖组装电脑主机的?”“有的先生。”接待他的是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看颧骨和鼻子,黄宇强猜测她不是上海本地人。

还没读爽?关注公众号陌陌免费小说】或者搜索:mmmfxiaoshuo,即可免费阅读所有章节哦!

机箱小说精彩免费试读:

这是一家小路尽头的私人电脑店,店名是“华能科技”。他知道这家店已经开了有十年了,本来开在小路的前头,后来搬迁到了尽头这里,估计是资金运转不调吧?

眼前的这个女人笑了,黄宇强回笑了一下,感觉很僵硬。说实话,他并不擅长和别人交流,最主要是不喜欢。这些年,宇强一直在安慰自己,如果碰到真正聊得来的人,还是可以放得开的。

“你平常玩什么游戏?”女人轻轻一跳,从装满固态硬盘的大柜子上面取下一本破烂的小本子,拿出水笔,问完便把笔靠在本子上,两眼直直地瞪着对方,等待答案。

“我、我、我不玩游戏。”黄宇强知道自己刚刚又有些结巴了,两个月前跟妈妈通电话,一切顺畅,他自以为结巴好了,结果碰到陌生人,该死的毛病再次发作,“我只是用来写写小说。”

“你是作家?”女人没有立刻动笔,饶有兴致地问道。

“算、算是吧。”他故作姿态地想了想,说:“出过几本书。”

说罢,女人像是观摩名人一样把自己观摩了一会,接着叹了一口气:“所以说,不玩游戏……配置就不用太高了。”

“是的。”

“那你有想要的什么配置吗?”

“我、我不懂的。”宇强一个结巴,差点把话全部都卡回去,好在老天保佑,只重复了一遍,“电、电脑盲一个,我只求系统顺畅就行。”

对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在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下:

“主板:技嘉H110,495元;

“CPU:G4560,490元;

“硬盘:120G固态,190元;

“电源加机箱:250元。”

写完后,她把本子递出来。这时,黄宇强注意到她镂空的腋下有一道红色的伤痕。

“一共1735元。”

“哦哦,可以可以。”宇强虽然对本子上的字母和数字一无所知,但还是从头到尾研究了一遍,“你们能保证多开文档和QQ不卡就,就可以。”

“绝对能保证。”

最后,付了首款,女人说明天叫她老公组装,装完就送过来。黄宇强走出店面,到了小路上,呼吸着小城夜晚的浑浊空气,低头往家的方向走去。

2

三天前,黄宇强在电脑前伏案创作他的最新恐怖小说《肆夜》,在写到最后一夜主人公们大逃杀的时候,左脚底下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把他吓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紧接着的是电脑黑屏,从主机箱的柜子冒出滚滚浓烟。

“操你妈!”他怕自己被炸死,就像刚刚书里的一个人物那样。脑海中的第一个指令是叫自己撒腿跑,第二个指令是先钻到底下把电源给拔掉。黄宇强理智地选择了后者。

就这样,在这间出租屋里工作了六年,见证了一位写手从嫩鸡到老油条的电脑宣告脑死亡。好在这场悲剧并没有波及到太多的存稿——黄宇强的好习惯之一,每隔500个字就要把文章自动保存到云端。

该换电脑了,一个声音告诉他。

昨天晚上,他去了一趟小区后门那条路尽头的电脑店。虽然这可能会贵一点,相比淘宝来说。黄宇强看重的是售后,出了什么问题可以上门,不用里三层外三层地包上,寄到广东的哪家售后服务点……咨询订购似乎进展得十分顺利,价格也在可接受范围之内——虽然他一点也不缺钱,但却有很好的节俭习惯。

今天一早,他就在等待新机箱的到来。并不是说有多期待,只是机箱不装好,他就无法继续创作。纸笔的方法好像已经是几百年以前的方式了。

大概在中午十二点,最热的时候,门铃响起。黄宇强跑去应门,从门洞里,他瞅到那个矮胖的男人,黝黑的面孔大汗淋漓,粗壮的右手臂框着一部黑色的主机箱,左手拿着一张纸,类似于货品清单之类的东西。

“你、你好。”

对方点点头,便脱鞋走了进来,直奔电脑桌。“是不是放在老地方?”他问,声音很粗犷,让宇强想起了一个卡通人物。

“是的。”

想必他就是那个女人的老公了,兼那家店的老板。

只见老板先把新装的主机放在桌角,费力地要把脑死的旧主机拖出来。一丝残余的烟味从主机柜里冒出来。

黄宇强没有过多地注意他拖出尸体的过程,而是饶有兴致地审视着他的新电脑——用的是自己昨天挑的爱国者小型机箱,很玲珑的样子。阳光照到机箱上面,反射出刺眼的光。看来是店里的人在送出前仔细地擦过了,呵,真是好店家。

转眼,老板已经把旧主机放到了外面,并三下五除二地把新的连接完毕。

屏幕一下子亮了,黄宇强凑了过去。

“好、好了?”

“是的。”对方用跟上次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的奇怪口音回答。接下来,他帮宇强初始化,一条龙服务,直到确保登录账号,下载稿件,可以正常工作后,便收了钱,二话不说地朝门口走去。

“谢谢。”

“应该的。”说罢,那黝黑矮胖的身影消失在玄关。黄宇强俯下身子,仔细地端详了一会,还用手摸了摸机箱运作时微微振动的外壳。

好湿。

难道用湿抹布擦过?之前有那么脏吗?他回忆起昨天在店里,那个女人——就是老板娘指着一排空机箱,问他要哪一个。那一排机箱像列兵一样地堆在门口的柜子上面,都没有什么灰尘,表面很光洁。

那为什么要擦呢?

3

在收到电脑的当天,黄宇强马上投入了《肆夜》的创作中。最后一夜的大逃杀是整本书的高潮,大概有4万字,他有很完备的大纲,写得如鱼得水,血脉偾张——他虽然不会说话,结巴得厉害,但文字组织能力和行文思路是很厉害的,认识他的人读过他之前的小说,都说不敢相信是黄宇强写的。

因为书里没有磕磕巴巴的句子。黄宇强边用手指在键盘上舞蹈,一边讽刺地想着。

或许下一次应该写一部关于结巴的小说,哈哈——

他刚想笑,一阵突如其来的响动从右下角传来,他下意识地一怔,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21点了……他先是看了看电脑屏幕下的时间,再让视线离开屏幕,这才发现天老早就黑了,自己的窗户还开着,那要进多少虫子?

黄宇强害怕并讨厌任何形式的虫子。

把窗户关上之后,他拿着电蚊拍沿着窗户两边检查了一遍,想确认有没有什么讨厌的大家伙。

貌似没有。

那就好。

他把电蚊拍像钉耙一样扛在肩上,朝门口日光灯开关的方向走去。就在这时,不知哪里又传来了那闷闷的响声。

黄宇强吓了一跳,停在原地——只有电脑屏幕和主机开关微弱的光源,整个色调就像是希区柯克的恐怖电影。他的眼神不是很好,天色暗了看东西容易有重影。现在,他看着衣柜上的小熊装饰,仔细辨认着那木雕刻出的嘴巴有没有咧开对着自己笑。

哈,哈。

好像没有。辨认完毕之后,他开始责怪自己的大惊小怪,又暗自得意,这或许就是恐怖小说家的日常吧?没错,优秀恐怖小说家的,日常。

等等,刚刚那两声闷响,到底是什么鬼?

刚刚淡去的紧张和不安全感再次涌上心头。

想到这里,那个声音又鬼使神差地来了一下。

“是、是是是是是谁?”黄宇强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这回他一个“是”字重复了六遍,真是一个大挫败。但如今这不是重点。

“是、是谁啊?”喊了第二遍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傻——我在跟谁说话?门都是锁好的,难道一点点小响动,就是有鬼吗?

百分之八十的恐怖小说家写过鬼,但黄宇强觉得,百分之九十九的恐怖小说家不相信鬼的存在。

他也不相信。

最后,伟大的恐怖小说家黄宇强,把自己家里的三声诡异响动归结为楼下孩子敲击玩具的声音,然后看时间不早了,便关掉电脑,一头倒在床上。

4

《肆夜》的创作已经接近尾声。每个人物都大致有了自己的归宿。在离终点还有一万字左右的时候,黄宇强便开始思考下一本该写什么了。

被广大读者所熟知的,这本即将出版的《肆夜》是他于三年前开始构思的《夜》系列第四部。前三部顾名思义,分别是《壹夜》《贰夜》和《叁夜》。讲述了几个生死存亡的夜晚——我不想写第五部了。他对自己说。

已经有无数崭新的构思在黄宇强的心中发芽。

距离新电脑安装好已经过了三天,这三天黄宇强几乎都蜷缩在电脑椅上,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创作着。

一万字,还有一万字,我就解脱了。他这么想。今天早些时候,他跟出版社的编辑通过电话,如实地说了自己的想法。

那个叫做黄达的老编辑顿了几秒,严肃地说:“不写是可以,这是你的自由。”

这句话字面上没有什么,但结合那种语气。宇强想黄达心底里应该是不认同自己的想法,觉得这个决定十分草率。

十分不专业。

呃。

他看了看表,时针指向十二点,屏气凝神地听,有一连串微弱的咔嚓声,就像尸鬼活动下巴骨头的声音。

今天就打算写到这里了,还剩一个尾声,可以明天再好好打磨。黄宇强长舒一口气,打开音乐播放器,开始播放周杰伦的《叶惠美》专辑,从第一首《以父之名》开始。他依靠在椅背上,在音乐的熏陶下闭上了眼睛。

没有多长时间,他就把眼睛睁开了——他感觉很迷惑。这首歌的鼓点,怎么变乱了?

靠近音箱,黄宇强随即发现那乱入的闷响并不是电脑发出来的。

又来了。他害怕,甚至有些生气地想。

这次的响动好像很有规律,跟上次不一样,但声音却是如出一辙。

砰,砰,砰,砰砰,砰,砰……

他手忙脚乱地关掉音乐播放器,想要找出声音的源头。第二首《懦夫》的狂暴伴奏刚要倾泻,便戛然而止。

让人跳脚,后背发凉的是,关掉播放器后的房间一片死寂,只有钟表微弱的喀嚓声,其余若还硬要说些什么的话,还有黄宇强自己的呼吸声。

他又小心翼翼地打开播放器,《懦夫》的气场瞬间燃爆了整个狭小的房间。这回他可无心听音乐了,仔细辨别着在音源之外,别的什么声音。

砰,砰,砰砰……

黄宇强抑制住一股要尖叫的冲动,轻轻地用手腕搭住鼠标,把音量调小。

砰砰,砰,砰,砰砰……

再往下拉一点,他觉得自己就可以听清楚那怪声的源头了。

就在音量达到百分之五的时候,怪异的砰砰声也随之消失——房间又安静下来,只剩轻微如画外音的音乐,如同从另一个世界飘来:“街道的消防栓上的红色油漆反射出儿时天真的嬉戏模样……”

他觉得自己疯了,把音乐彻底关掉,起身快速地朝厕所走去。

哼,只不过一点砰砰声而已,有什么好害怕了。心里,楼下熊孩子制造噪音的理论在不断地安慰着他。就在他走到厕所门口,一边推门一边解皮带的时候,一个清晰、真实到让人后怕的声音突然从房间里传过来:“我渴。”

我渴?

黄宇强一下子愣住了,两只手解到一半,花花公子的皮带悬在半空……

“你说什么?”他回应,望向子夜房间的一片昏暗。想象着从床底下突然站出来一个女人,没有眼珠子,嘴里伸出一只五寸宽的蛆,给他回话。

等了足足二十秒,没有回应,也没有女人或蛆从床底下站出来。

他的脑袋一阵缺血眩晕。回想着刚刚不知从哪来的一声“我渴”。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十分沙哑,但能听出来是女人。十分真实,虽然他很想把这归为幻觉,但却实在不像是幻觉。

是幻觉。他一字一顿地告诉自己,给自己打了强心针,扭过头,昂首阔步地走进厕所,走到马桶前,已是满头的虚汗。

“我渴。”

“我渴!”

那声音又来了,最后变成了愤怒的嘶吼,黄宇强的心咯噔一下,腿一软,全部尿到了旁边的脸盆里。

5

“什么?”华能科技电脑店里,那个皮肤黝黑的老板一脸困惑,“你说机箱里渗出了什么东西?”

“我、我也不知道那、那是什么东西。”宇强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恨自己结巴的毛病,“就、就、就像血?深色,黏、黏黏乎乎的?”

“主机箱里不可能有——”老板没有说下去,想了想,“要不今天晚上我给你去看看?”

“好呀好呀!”这就是黄宇强此行的目的。前两天的怪声和那句诡异的“我渴”几乎要让他抓狂,昨天他还特意去了医院,检查了自己的耳朵有没有什么问题。那个丑得像一坨屎的女医生不耐烦地暗示他,耳朵没有问题,如果真有问题,那也是脑子的问题。

脑子的问题?!他把这句话硬咽下去,回家的当天晚上,起夜上厕所,看见主机箱的一角渗出了奇怪的东西。

血?!

不可能,他告诉自己,应该是主机里的什么液态固件漏了。讲真,如果黄宇强能像一般男孩一样多多关注电子产品的问题,就应该知道普通的主机箱里并没有液态的部件,事情也不会像最后那么难以收拾。

所以,今天一早,他就来到了华能科技。女人不在,只有男老板,他向他说了自己的问题,老板承诺晚上回去查看。

“现在不能去吗?”

“我今天日程排满了。”对方说,还特意拿出一个小本子给宇强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家电脑店的生意这么好——电脑组装,电脑维修,安装监控,铺排电路……

“哦,那、那就这样吧。”说罢,他便走出店门。在门外,黄达来电话了:“嗨,宇强,小说写完了吗?”

“还差一点。”黄宇强如实相告,“电脑有、有点问题,我不敢开机了,要等晚上人来修。”

“哦。”黄达心不在焉的语气,然后突然认真起来,“那个,我跟同事商量了一下,觉得你终结夜系列或许有点不明智啊。”

“为什么?”

“很简单的原因。”黄达叹了一口气,“那可能会葬送你的前途,和发展。”

“有这么绝的吗?”他生气地回道,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句和上一句都没有结巴。

“我是说可能。”宇强像了解自己家的马桶一样了解这个老头,他认为他在说这句话时一定在挠脑袋,因为语速不稳,有些支支吾吾的,“因为就算你能写出比《夜》系列更优秀的作品,也很难再写出比《夜》系列再受欢迎的作品了——这个系列的受欢迎程度是空前绝后的,奠定了你一线作家的地位,机遇很珍贵,我们希望你可以继续把握它。”

他在电话这头,竟无言以对。今晚如果照常的话,他会在床上,思考黄达的这个问题,一直到黎明都睡不着。到底是屈从市场,还是放飞自我,这是一个问题!

但今晚并没有照常,事后,每当黄宇强回忆起今晚的时候,最先想到的不是爬行,水龙头,和绞肉,黑水,这几个关键词。他会先想起黄达在事发前打的那通电话——因为如果那晚的一切没有发生,自己很可能就会好好地思考编辑们的话。

他觉得自己还是会放飞自我。

6

那一夜的惊魂实在是难以磨灭的记忆。

黄宇强从来就没有打算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小说,但如果实在是要写的话,他会用这句话来开头:“就像很多著名的恐怖故事一样,一切来得都是那么突然;换一种角度来说,下面我即将要讲述的故事,不同于多数著名的恐怖故事——第一点,它是真实的,第二点,它毫无道理可言。”

“怎么还没有来?”他想要给老板打电话,然后死活找不到对方上次留下的名片。

时间已近22点,黄宇强打算那人再不来,就亲自到店里去一趟,把他叫出来——为了等人上门,这么热的天,他到现在衣服也没换,黏糊糊的很难受。

说真的,那机箱里渗出的东西让他很不安,黑乎乎的,很吓人的样子。

只是这些吗?他问自己,只是机箱让自己如此不安吗?怎么可能?不管是那有规律的闷响,还是幻听般的沙哑女声,重复着宿命般的两个字……这些都让他心里没底。所以,至少,老板对机箱的检查可以化解其中一个不安。

黄宇强终于等不下去了,他噌的一下子从电脑椅上站起来,朝大门走去。

砰,砰,砰,砰砰!

又来了!

他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眼睛定格在了玲珑版爱国者小机箱上面,足足十秒钟,他的脑回路才转过来——声音是从机箱里发出来的。

顿时,冷汗直冒。

原本,黄宇强是打算走近机箱一探究竟的,但谁料那声音竟越来越响——那里面像是有只被囚禁的小怪物,正在试着挣脱牢笼。

“我渴渴渴渴渴渴渴渴——”一声尾音极长,后续爆裂,又含糊不清的尖叫声从机箱里直直轰入小说家的耳膜,他也尖叫,不自主地朝后倒去,后背重重地靠在床角上。

一阵短暂的眩晕,他吓到没有感官知觉,混沌中竟莫名地想起了小说《肆夜》的一段情节——男主和女主从荒山的坡道往下滑,想要逃脱追杀者的追捕。那条坡道十分陡,又坎坷不平。两位主人公连滚带翻地跌下去,伤痕累累,不过确实给自己争取到了再活一天的时间。

“我想那家伙追上我们只是时间问题。”男主在跌落谷底后,说了这么一句。

还没读爽?关注公众号【陌陌免费小说】或者搜索:mmmfxiaoshuo,即可免费阅读所有章节哦!

“要有信念。”那个温柔、漂亮、勇敢的女主安慰他,“我们一定会活着回去的!”

PC官方
安卓官方手机版
IOS官方手机版
软件标签: 机箱

软件截图

    其他版本下载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0)

    昵称:
    表情: 高兴 可 汗 我不要 害羞 好 下下下 送花 屎 亲亲
    字数: 0/500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下载帮助下载帮助西西破解版软件均来自互联网, 如有侵犯您的版权, 请与我们联系。

    TOP
    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