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软件园多重安全检测下载网站、值得信赖的软件下载站!
乐虎国际官网 乐虎国际娱乐平台 软件下载 安卓软件 游戏下载 安卓游戏 MAC应用 驱动下载 安卓电视
系统工具网络工具媒体工具图形图像聊天工具应用软件编程开发手机软件安卓应用电脑安全字体素材

欢若见怜时水云儿要长高阅读器

  • 欢若见怜时水云儿要长高阅读器
  • 软件大小: 5.6M
  • 更新时间: 2017-09-14
  • 软件语言: 中文
  • 软件厂商:
  • 软件等级: 2级
  • 软件类别: 国产软件 / 免费软件 / 阅读工具
  • 官方网站: 暂无
  • 应用平台: Android

文件大小:5.6M左键点击或右键另存为下载更多下载地址...
好评:50%
坏评:50%

软件介绍

顾洛书雨萝小说百度云下载,是作者水云儿要长高写作的一个短篇小说。冷月当空,湖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天方才转寒,初雪未落,那男子却拥着厚厚的狐裘,面容清俊而苍白。他步履匆匆,所至地点是王城的暗牢。

还没读爽?关注公众号陌陌免费小说】或者搜索:mmmfxiaoshuo,即可免费阅读所有章节哦!

欢若见怜时小说精彩试读:

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他重逢,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雨萝倚着冰凉的墙壁,抱膝缩了身子,望见牢房铁门外的他正与太子立于一处交谈。他清减了些,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惹他心力交瘁。

烛光明灭,如同虚幻的晕影,他慢慢朝她走来。那是一个如白玉般温润谦雅的男子,眉目清清,风姿翩然,他本该风雅地活着,踌躇满志地辅佐明君治国安邦。雨萝想,他不该来这种地方……但是她日夜难眠想见的那个人,也是他。

“从白……”那两个字低回婉转地被她轻唤出声。

“嗯。”他皱了皱眉,眼中波澜不惊。一股羞耻感席卷了雨萝,她都忘了,自己不是当初那个漂亮的舞姬了,他们之间也如同她脸上的那道可怖的疤痕,任凭如何粉饰,也不是当初的模样。

“区区舞姬而已,殿下不如就交给微臣处理吧。”

太子目光一闪,眯着眼笑了笑,“好,相信爱卿决不会让我失望。”而后转身,消失在了浓重夜色中。

“你终归是殿下已过门的妾室,眼下殿下登基在即,不宜将这杀戮给别人看去,所以……由我来结束你的生命吧。”

想过他不会来救她,狱里的各种酷刑、屈辱她却几乎咬碎了牙也要挺住。因为她想,至少他会来跟她话别,只要……见最后一面。雨萝想,他冠冕堂皇的理由未免可笑,太子想要的,只是测试他的忠心而已。倘若他现在亲手杀了她,仕途将一片光明。

她来不及说更多的话,因为他的匕首,没有丝毫犹豫,已经穿过她的胸膛……她努力想看清他的表情,眼前却是一片纯白色,时光恍然间流转到当年,记忆终于被那个时候填满,她想,这样也好……

记得初见,她爱起舞,他爱笑。

1

大宣顾宰相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却子息单薄,逝去的大夫人仅留下一个嫡子顾洛书,从来都是阖府的焦点。至于病殃殃的顾从白,因着生母是低贱的丫鬟,难以得到父亲的青眼。

雨萝初入府时,正巧撞见顾从白非常狼狈的模样。起因大约是因为他写了一首文采斐然的诗,两相比较显得顾洛书的作品相形见绌,恼羞成怒之下的顾洛书撕碎了顾从白全部的手稿,墨染污了雪白的长衣。他被推搡倒地,抬眸四目相对之时,雨萝很惊异。受此折辱,他却依旧温暖和煦地笑着,清秀明朗,可雨萝分明瞧见了他眼底蔓延着深刻的哀伤和绝望。

“洛书,休要胡闹,快来见过你阿姐。”顾宰相分明是责怪的话语,语气里却盛满了一个父亲对爱儿的宠溺。雨萝恍然间就明白了,那倒在地上少年的悲哀源自何处。

“什么阿姐?不过是勾栏里低贱的舞姬而已。”顾洛书侧目,张狂而残忍地说道,而后拂袖而去。

宰相有些局促地看了她一眼,雨萝轻巧地挂上笑容,碧蓝色的瞳孔闪着温柔的光泽,“父亲,不妨事的,要阿弟接受我总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她的确是舞姬,可现在也是宰相的千金,关于她的母亲,传闻是许多年前的风流韵事。当年的定情信物红玉环佩,跟她与母亲同样碧蓝的双目是证明她身份的凭据。雨萝是在融融春日里,被接回的顾府,三月里草长莺飞,可她却真切感受到了透心的寒。大宣的权贵,果真是没有感情的吗?

“你应当就是从白了,地上凉,快起来吧。”她挪步上前,足间铃音清脆,朝他伸出一只洁白的手,被身躯遮住的阳光晕染出她温柔的轮廓。倏忽间,教人失神。顾从白就这样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触碰之间,命运紧紧相连。

因着顾洛书的嫌恶,雨萝搬入了府中偏处的幽兰别院。而她所居小阁的对面,便宿着顾从白。顾从白很少出门,偶尔碰见了,便会规规矩矩地颔首行礼,唤一声阿姐。

雨萝在府中的日子并不好过,那晚她去湖边赏月,夜里风更凉了些。刚打算起身返回,恰巧碰到了醉醺醺的顾洛书。

“哟,这不是阿姐吗……”雨萝没打算理他,恐招惹麻烦,加快了脚步,不想被一把扯住了袖子,“听闻阿姐的舞技超群,这大风天的,不如去我房中练练……”

他语气轻薄,手环上她的腰间,她眼中泪在打转,无奈挣脱不开。正绝望之际,被拉走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顾从白冷冷地开口,“兄长难道不知礼义廉耻吗?”

顾洛书勃然大怒,与他争执了起来,他刚饮了酒,在顾从白面前力气比以往显得绵软,不慎踩空,竟落入了湖里……

虽然被及时救起,但湖水冰冷,顾洛书的风寒后来症持续了多日,他心中狠狠地将顾从白跟雨萝记了一笔。这么多年顾从白都隐忍得很好,略有反抗,便在顾洛书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2

月色空冷,雨萝翻了个身,望见远处细微的光芒照过窗棂。她知道,那是顾从白又在熬夜苦读了。可是那有什么用?他的身子好像日渐衰败,雨萝心头不知为何泛起丝丝心疼,这种为无望命运挣扎的心情,她可以感同身受。

顾从白那日见她房中的灯盏迟迟未亮,觉得不对劲便出来寻她。谁料为了救她,招惹了顾洛书,他原本就不受顾相青睐,眼下顾相对他更是刻薄。

忽而想起今日宰相无意中曾提及最近为治理江州水患事宜而头疼。雨萝赶忙起身穿衣,披上斗篷便出了门,哪怕能帮上一点也是好的。

她行至门口,听见屋内传来剧烈的咳声,雨萝抬起的手臂不由停住,此刻进去他定会很尴尬吧,待咳声停止,她才扣了扣门。

一阵夜风灌入,雨萝看到他身子微颤,急忙转身关紧了门。

“阿姐深夜来此,所为何事?”

“你这里灯火通明,惹得我睡不着觉。”她佯装微怒,看着他顷刻不安起来的神色,忍不住笑了。

“好了,不吓你了,我来其实是想告诉你,你若能助父亲解决江州水患的事,他定能宽慰不少…”

雨萝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燃起簇簇光芒,他到底是渴望得到父亲认同的。

“多谢阿姐。”

雨萝没有打算多做逗留,微笑颔首过后,转身离去……行至门口,身后突然响起他的声音:“我多羡慕阿姐,可以得到父亲的信任……他同你和长兄讲的事,却从不与我说。”

她突然顿住,却没有回首,灯烛下绽着朵朵桃花的披风裹着娉婷身影,苦笑说:“从白,其实你我,都不过这是宰相府里无力挣扎的两枚棋子而已。”

不待他反应过来,她已然远去。他脑中回旋她刚才的话,若说是棋子,那他自始至终都应该是父亲的一枚废子吧。

这么多年的用功积累,足以让人厚积薄发,三日后顾从白将自己的方案呈给宰相,果真被赞不绝口。

顾从白的母亲当年难产,拼死生下他后故去,而他当时也气息奄奄,差点就活不成。大夫告诉顾宰相这孩子娘胎里便带有不足,将来恐怕很难长寿,至多活到三十岁。

宰相觉得这孩子甚为不祥,却到底没狠心扔掉他,只是觉得这个儿子已经难当重任,不如直接忽视。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有重新审视他的必要了。

每年春末宰相会去邬山狩猎,今年随行的人里,他破天荒带上了顾从白。雨萝撩开轿帘,望见精神颇好正策马而行的顾从白,微微笑了。

顾从白是不愿伤及林中动物的,所以告知父亲后,便半路单独赏游去,雨萝也请愿同他一起。

柔和的阳光透过枝叶洒下,沿途景色生机盎然。忽而风叶簌簌而动,几名蒙面黑衣人挥着刀杀过来。顾从白很快反应过来,拉上雨萝绝尘而去,他紧紧护住她,气息近在咫尺,“阿姐,莫怕……”

她点了点头,惊魂未定心跳如雷,这样危急存亡的时刻竟不争气地脸红了。顾从白的马术出乎意料的精湛,不久便甩开了一段距离,前面便是密林,顾从白略作沉思,果断将马舍了,跟雨萝躲在了附近灌木掩盖的斜坡之下。

待平复了呼吸,顾从白转头看向雨萝,“阿姐可有受伤?”忽然眼神一顿,又慌忙移开了视线。

雨萝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裙摆早已被刚刚踩到的荆棘扯破,耳根登时滚烫,垂眼摇了摇头。

顾从白将外衫递给雨萝,雨萝红着脸将其系在腰间,遮住若隐若现的小腿。待观察到黑衣人逐马蹄印记而走,顾从白迅速扶起雨萝,二人沿小路,凭记忆返回营帐。

薄暮沉沉,宰相正负手焦急等待,他呵斥顾洛书,“你怎能如此冲动,做出此等事来?”

顾洛书嗤笑,“我就是看不惯顾从白在你面前卖弄的那副样子,这次他们若命大回来,我便不再取那短命鬼的命。至于那个女人,爹,你还真当她是你女儿了。”

宰相闻言怒目,“你懂什么?她将来是要嫁入东宫的。若不是为了你的仕途,我何需如此费心?”

3

雨萝归来后,宰相松了一口气,决定提前返回京都。日子依旧看似平静无波地过着,宰相也没有深究刺客的事。

不久后,盛夏里酷暑难耐,雨萝一袭碧色流烟纱裙,手中端着西瓜翠衣汤,水灵灵地出现在了顾洛书面前。

自从邬山一事过后,两人似乎心照不宣地保持距离,她这是头一次来找他。

“天愈发热了,你要仔细身子。”

“阿姐,看来今日兴致不错。”他声音沁凉。

“并非兴致,是真的担心于你。恩情我记在心上,那日若撇下我,你会少去很多艰险……”雨萝长睫遮住水眸,轻柔地说。

“无论何种情形,我都不会弃阿姐不顾,何况那场刺杀,府中是谁看我不顺眼,你我心里清楚,谁料祸端殃及了阿姐?”雨萝看着他,忽而失神,这么多年她向来是承人恩惠,看人眼色。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是第一次有人认真笃定地说不会抛下她,风吹过花窗,墨香掺着胭脂味四散,情绪如绿柳扶风般清朗,心动在悄然滋长。

雨萝不甚了解中原文化,有时候不懂顾从白的那份雅致。他时而执卷于海棠树下,时而挥墨于亭阁之中。有时候察觉到她在瞧他,便霁月清风般一笑,或同她讲几句字的起承收放、或跟她说几篇诗的格律韵味。

她一知半解,却总是含笑静静地听他讲完。他也不求雨萝懂,只是喜欢与她待在一起,仿佛他真的有个家。

凉风偶起,花开的满园香气扑鼻。雨萝手中风筝在空中飞得惬意,她脸上的快乐与夏光融为一体。

不知为何,那线忽地断了,她最爱的蝴蝶纸鸢急急地坠落,顾不得别的,她飞快地追寻着它的方向跑过去。

她满心都是那只风筝,却不想与那拾到风筝的人撞了个满怀。抬头的一瞬间,她愣住了,眉目清秀,薄薄的嘴唇上带着笑意,“这可是阿姐的纸鸢?”

那少年就那样,一点一滴,惊天动地地闯入了她的世界。

雨萝想起夜里赏月时,他会拿一件披风予她,陪她煮茶谈诗。日光明媚里,他御马带她看郊外凫雁飒沓。

重要的是那个他从绣坊买来赠她的精致香囊,雨萝闻见有艾草的气息……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她柔柔一笑,这诗文顾从白同她讲过。她心想,那你对我是知己的思念,还是男女间的相思?

直到那日,宰相提及了仲秋时节秀女入宫的事宜,雨萝恍然大梦初醒。

是了,她并非什么闺中小姐,不过是宰相用于讨好太子的一件礼物而已。

明知道在那人眼里,她只是阿姐的身份,却偏痴痴地对顾从白生了情思。

原本就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只是她在心里自导自演的折子戏罢了。外头缠缠绵绵下了一天的雨,雨萝伏在榻上,默默红了眼睛。

这夜雨萝在庭院里独自对月饮酒,喝着喝着,笑着淌下泪珠,旋身翩翩起舞。顾从白注意到她的反常,急忙赶出来,却看呆了。

女子广袖下露出盈盈皓腕,腰肢柔软,足下轻点,白日里的雨水还未彻底蒸干,远处看她足下似飞着颗颗珍珠,恍若仙子。许是转得累了,她径自倒下,顾从白急忙上前将她托在怀里。

“阿姐怎么饮起酒来了……”

雨萝双眼迷离,突然大声纠正,“我不是你阿姐,顾从白,我跟宰相府其实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说什么?”

“我说,顾宰相太过自私,想方设法把我送到太子身边,可我……我本无辜,我并非他女儿,我宁愿现在只是个舞姬,宁愿……不曾遇见你,便也没了痴念。”

4

顾从白的内心释然又沉重,因为他苦于自己恋上了亲阿姐这种为人不齿的事,却陡然发现了真相。但是这也意味着,他要帮雨萝逃脱父亲的掌控。熬在房中想了整整一日,他终于决定放弃所有,带她远走高飞之时,可是没想到雨萝会拒绝。

那日月色空明,他敲响了雨萝的房门,“阿姐,你若不想入宫,其实我们有别的法子。”

门紧闭着,她声音透着凉意,“圣旨以下,文牒已呈,如何有法子?”

闻此顾从白有些慌乱,却仍坚定地说:“我计划好了,你若信我,天涯海角大好河山,我们携手共度。”房内久久没有动静,顾从白又试探着问出声,“阿姐莫不是忘了,昨日还对我那样坦诚……”

“阿弟休要说这种荒唐话,酒后的胡言乱语,哪能信得?你若为我好,就别拦着我飞上枝头。”长久的静默,不知过了多久,听到他脚步声远去,雨萝依着门颓然瘫软,失声痛哭。

雨萝似变了一个人,她端庄清丽,仿若真正的世家闺秀,已然决意要入宫。其实这府中大小事情,焉能逃脱顾相的耳朵,他知晓了雨萝对顾从白的心思后便向她挑明,顾从白先天不足,寿数极短,到了民间,那副身子怕也无力护她周全。

雨萝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心疼,这番话没有让她退缩,却使她冷静。他曾同她畅谈人生与理想,双目炯炯,意气风发,“我顾从白生平所愿,不过伴明君左右,内安社稷,外攘贼寇。”

他为了自己的抱负,拖着病体也那样用功。为了博得父亲的肯定,他甚至苦练自己不擅长的马术。上天给他的时间本就短,她又凭什么将他绑住?若没有了养尊处优的环境,他的身子只怕难以支撑多久。

顾从白缺少的是机遇,若她伴在太子身边,她就有这个能力帮他。雨萝嘴角划过苦笑,这莫非是上天注定……她会如宰相所愿,可是她也会帮顾从白扶摇直上,不惜付出一切。

宫里的轿辇来时,顾从白最终也没能拦住雨萝远去的身影。幽兰别院的小阁里人去屋空,他咳着咳着,便呕了血出来。脸上绽开凉笑,是啊,他忘了,即便没有了身份的束缚,这幅身子又如何带给她幸福?或许她入宫,才是最好的选择。

踏入宫门的那一刻,微微起风,秋日里,雨萝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钻心蚀骨。太子夜里温声软语地与她耳鬓厮磨,“雨萝,宰相倒真是好眼力,我那日的确在酒宴上相中了你,既然他给了你体面的身份,你便可常伴我左右了。”

数月过去,春又至。顾从白依旧是默默无闻的庶子,极少有她的消息,只听闻她容色倾城,深得太子宠爱,被选为了侧妃。直到元宵节宫中设宴,皇帝请众大臣携家眷前往,顾从白也在受邀之列。

在宫宴上看到她的瞬间,顾从白恍如隔世,青丝坠着炫目的珠翠,她仪态端庄地坐在那里,雍容华贵。即便身在皇贵侧,也显得那样相配。她眼中的明灭他瞧不真切,明明近在咫尺,却远到他用尽余生也走不到她身前。

顾从白许是撞了运气,皇帝想起朝中尚书令刚刚告老还乡,职位空缺,决定在众卿家儿子中择一人任职。

太子笑意深沉,竟出口举荐了顾从白,其他人自是争无可争。事发突然,顾从白只得揣着满腹心事稽首谢恩。雨萝含笑看着一切,她的筹谋没有白费,太子因政事不合对顾洛书早有不满。即便宰相种种示好,可顾洛书跋扈惯了,仍不收敛。她将府中事略透露给太子,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打压顾洛书的机会。

果然目睹这一切后,顾洛书脸色铁青。没过多久,顾从白果然在朝中风生水起。

雨萝想,从白终于苦尽甘来……她慵懒地倚在桥边,悠哉着将一把鱼食散尽,鱼群立刻一拥而至。迎面走来了太子妃,雨萝牵起苍凉的笑容,只是她恐怕此生都无法逃脱这牢笼。宫中宠辱只在一瞬间,种种周旋,小心翼翼,使她身心俱疲。

5

雨萝的盛宠,是太子妃眼中的刺,渐渐发酵成毒。雨萝预料到暴风雨迟早会来,只是她没有想到此事会牵扯到顾从白。

太子妃手腕狠硬,不知从哪知晓她与顾从白之间隐晦未明的情感,便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雨萝不清楚,原本在卧榻安眠的自己是如何躺在了顾从白的身侧,他闭目,双颊陀红鼻梁挺秀。雨萝睡意朦胧中,以为置身梦境。心头的思念汹涌,日思夜想的人此刻就在身侧,这太过不真实,她情不自禁就伸出手触碰他的脸庞。

倘若是场梦,那不如恣意妄为。顾从白睁开双眼时,刚好看到雨萝的吻落向自己,他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晨光熹微,一室暖融。门骤然被踢开,梦亦应声而碎。

看着太子凉薄锐利的眼神跟太子妃轻蔑的姿态,绝望之感无比真实地袭来。雨萝知道,她中了圈套。再多的辩解亦是无用,喊冤?太子妃地位稳固,难以撼动,皇家颜面大于天,凭她千般委屈,太子都不会再容下她。

“此事是妾身仰慕顾尚书,故意不要颜面,死皮赖脸为之,羞于面对皇天后土,任凭殿下处置。只是眼下登基在即,若闹到父王处,恐不利于殿下。”

太子的盛怒在雨萝的一番话后,慢慢缓和。他阴鸷地盯着顾从白,此人的确是他朝野上披荆斩棘的一把好刀,帝位之争暗潮涌动,此刻出不得差池。至于女人,对君王来说从来如流水落花。

雨萝朝顾从白投去一个眼神,他拳头于广袖下握紧,恨自己明白她护他的苦心,却无法阻止已发生的一切。谁料昨日愁上心头,在酒馆饮了几杯,竟会发生如此变故。他规矩地认错,假装无辜,眼睁睁看着雨萝被带走,因为他总要想办法,救她。

太子将雨萝暂时秘密关押在暗牢中,他等着顾从白表一个态度。而太子妃此时得了机会,开始用刑具折磨雨萝。

很多时候,雨萝觉得自己几乎撑不下去了,但无论怎样痛她都忍着不吭声。那个人他可还好,太子有没有为难他,她还能……再见到他吗?

还没读爽?关注公众号【陌陌免费小说】或者搜索:mmmfxiaoshuo,即可免费阅读所有章节哦!

太子妃看着她苍白却依旧娇美的脸,狞笑着一指甲下去,雨萝脸上便生了血痕。她终是没忍住,泪如雨下。

三日后,顾从白果然有了动静,当他拿着带血的匕首从暗牢出来时,太子觉得这个男子行事果真干脆狠厉,堪当大任。

而雨萝的尸身,被弃往荒郊。次日太子对外公布,侧妃出宫祈福的山路上不幸被山匪所害,落下悬崖尸骨难寻,以衣冠为冢安葬。

而那日随太子去郊外客栈目睹此事的侍从,纷纷莫名暴毙。

PC官方
安卓官方手机版
IOS官方手机版
软件标签: 欢若见怜时

软件截图

    其他版本下载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0)

    昵称:
    表情: 高兴 可 汗 我不要 害羞 好 下下下 送花 屎 亲亲
    字数: 0/500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下载帮助下载帮助西西破解版软件均来自互联网, 如有侵犯您的版权, 请与我们联系。

    TOP
    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