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软件园多重安全检测下载网站、值得信赖的软件下载站!
乐虎国际官网 乐虎国际娱乐平台 软件下载 安卓软件 游戏下载 安卓游戏 MAC应用 驱动下载 安卓电视
系统工具网络工具媒体工具图形图像聊天工具应用软件编程开发手机软件安卓应用电脑安全字体素材

别告诉他,我还想她txt

  • 别告诉他,我还想她txt
  • 软件大小: 10.3M
  • 更新时间: 2017-09-14
  • 软件语言: 中文
  • 软件厂商:
  • 软件等级: 2级
  • 软件类别: 国产软件 / 免费软件 / 阅读工具
  • 官方网站: 暂无
  • 应用平台: Android

文件大小:10.3M左键点击或右键另存为下载更多下载地址...
好评:50%
坏评:50%

软件介绍

纪雨莘陆晨曦小说百度云下载,是作者侯三缄写作的,故事讲述了纪雨莘从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陆晨曦。宽阔明亮的恒跃大厦,纪雨墨逐一为她介绍公司的同事们。

还没读爽?关注公众号陌陌免费小说】或者搜索:mmmfxiaoshuo,即可免费阅读所有章节哦!

别告诉他我还想她小说精彩试读:

这是前台佳佳,这是理财顾问Lucy,这是培训师阿楠……”

“同志们,这是我妹妹纪雨莘。接下来的日子,她会担任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咨询她哦!”

负责运维的Eric两眼自带桃心,“雨墨姐,你妹妹长得这么漂亮,请问我可以追她吗?”

纪雨墨白了他一眼,“Eric,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还是努力当好你的技术宅吧。”

办公室里因为他们的一席话顿时充满了笑声。

陆晨曦就是在这时从他的房间推门而出,护送一位女客户走了出来。

只见他满脸谄媚,不时在女客户耳畔轻声说些什么,惹得那女人瞬间眉开眼笑。

纪雨莘从没见过那样的陆晨曦。

印象中,他永远那么意气风发,骨子里带着点少年不谙世事的倔强。

而此刻,他点头哈腰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伺候主子的奴才。

原本喧闹的办公室因为陆晨曦的出现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似乎也注意到新同事的存在,送走客户后,径直朝他们走来。

那天的陆晨曦身着一件蓝色衬衫,下巴上有些细微的胡茬。

他比从前清瘦了许多,原本慵懒的眸子如今变得异常深邃。

见到纪雨莘时,他明显怔了一下,大概也没料到有生之年还会与她再次相见。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善意地朝她们笑笑。

“新同事?”

他的声音不知从何时起变得有些沙哑。

见他过来,纪雨墨略带不屑地介绍,“这可是我们公司的招牌,高级理财经理陆晨曦,人送外号小陆总。你看他身边的客户,就知道他很搞得定啦。”

她的语气中带着若有似无的讽刺。

陆晨曦倒不以为意,他抬眸轻笑,“雨墨姐抬举。纪家基因果然强大,妹妹和姐姐一样冰清玉洁,端庄典雅。”

“陆晨曦,少拿出你那套哄女人的招数,我妹可不吃这套。”纪雨墨冷冷地说道。

他这才缓缓地望向纪雨莘。

一别六年,原本以为早已割舍的回忆此刻彷如雨后春笋般涌入心底。

她的样貌与六年前别无大恙,只是眉眼间的坚毅似比从前更显成熟。

纪雨莘也默默地盯着那双深不可测的眼。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波澜,让人无法窥测到他的想法。

良久,他才悠悠地举起右手,伸到了她面前。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他的语气平静的似一潭湖水。

仿佛于他而言,她不过只是个无足轻重的路人。

纪雨莘的表情冷若冰霜,她没做任何回应,挽起纪雨墨的手臂转身离去。

“姐,再帮我介绍下其他同事吧。”她轻声说道。

气氛霎时间陷入了久久的沉寂。

陆晨曦尴尬地收回了悬在半空的手,默默凝望着纪雨莘远去的背影,良久,嘴角勾起了一抹无奈的笑。

2

办公桌前,纪雨莘始终沉默不语,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想什么呢,从刚才开始就魂不守舍的。”纪雨墨随手拿起一本杂志,漫不经心地问道。

纪雨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半晌,她微微凑到了纪雨墨面前。

“姐……”

纪雨墨抬眼,“干嘛?”

“那个陆晨曦,是什么样的人啊?”她踌躇道。

“我当是什么事呢。”

纪雨墨放下了手中的杂志,“他啊……呵,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不过你突然问他干什么?”她转而疑惑地问。

“没什么,就是刚刚,突然想到了。”纪雨莘赶忙解释着。

纪雨墨望了眼她,没再多说什么。

“少和他接触,别看他长了副俊脸,背地里做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过了一会儿,她淡淡地说。

纪雨莘又何尝不知呢。

六年前,他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抛弃了交往两年的她。

从那时起,她就已经对他心灰意冷了。

只是她从没想过,今日再见到他,竟是在这般场合。

他似乎与从前大不相同,那变化扯得她心神不宁,令她如鲠在喉,却又无法言说。

她的思绪也不知不觉地被牵回到六年前,那段他们彼此相恋的光景。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过了这么多年,她到底还是忘不了他。

3

大二的那年初夏,纪雨莘和同学翘课在操场打牌。

隔壁班的朋友正在上体育课,看见他们后,带着陆晨曦一同过来打招呼。

那天的阳光特别好。

陆晨曦逆光而立,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慵懒的气息。

他的眉眼清澈温柔,笑起来时仿如朗月入怀。

他们就这样相识了。

柳絮纷飞的四月,他们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在学校里,他们被誉为金童玉女。

同是家境优渥,样貌出众,他们在一起时的画面总是那么的和谐。

现在想来,那时的陆晨曦待她真的很好。

他自幼养尊处优,父亲据说是某上市公司的老总,可在她面前却丝毫没有少爷架子。

她脾气不好,常为一点小事对他发火。

他却从来不恼,每次都极其耐心地呵护着她。

她记得有年冬天,她只是随口抱怨了一句寝室很冷。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便揣着两个热乎乎的暖水袋来到了她面前。

还有次晚上,她无意间叨念着想吃拉面。

十分钟后,他端着碗热气腾腾的面,在月光下对着她温柔地笑。

分开的这些年里,纪雨莘曾无数次梦见他们在一起时的瞬间。

他们在樱花飘香的三月寻春踏青。

他们在灯火阑珊的小店开怀大笑。

他们在寂静无人的长街彼此拥抱。

那么多美好的回忆,随着他决绝地离开,统统都成为了过去。

那年他们大学毕业,原计划一起出国读研。

纪雨莘先行一步,陆晨曦因为有些手续还要处理,决定随后再去。

异国他乡,纪雨莘如浮萍般寄住在从前的同学家中,每天都盼着他能快点赶来。

她苦苦等了三个月。

直到圣诞前夕,她终于接到了他的电话。

电话里,他语气平缓,不带任何情感。

他说,纪雨莘,我们分手吧。

她瞬间懵住,不知所措地问他为什么。

“我不爱你了。”

他说得云淡风轻,仿佛只是在叙着什么无关紧要的事。

那年圣诞,纪雨莘独自走在繁华的街道,所见之处尽是热闹欢愉。

只有她一人,默默注视着眼前的火树银花,哭到天昏地暗。

圣诞一过,她订了回国的机票。

她对他说,我们见最后一面,之后好聚好散。

寒风萧瑟的冬天,陆晨曦如同天气一般冷漠凛然。

纪雨莘苦笑,她再次开口,盯着他的眼睛问为什么。

“我爱上别人了。”他轻轻地说。

“她爸爸是省里的领导,能在事业上助我一臂之力。而你,”他抬眸漠然地望着她,“你什么也帮不了我。”

一记耳光响亮地砸在了陆晨曦脸上。

她可以接受一万种分开的理由,可他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她最痛恨的一种——背叛。

他们之间,随着那一声巴掌落下,从此天涯陌路,一别两欢。

后来,纪雨莘独自去了国外生活。

直到三个月前,她受姐姐之托回到国内,准备担任他们公司的法律顾问。

却不曾想,偏偏在上班的第一天,就碰到了那个她此生都再也不想遇见的人。

4

恒跃是国内著名的财富管理公司,旗下拥有近千名员工。

陆晨曦作为业务主干,不常待在公司,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维系客户。

在公司的时间久了,纪雨莘也陆续听说了一些关于他的传闻。

在同事们眼中,陆晨曦是典型的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据说他当年刚入职不久,便抢了自己师父的客户。

后来,他还想尽一切办法,把师父从公司逼走。

他们还说,他和很多客户都有利益往来。表面上光明磊落,背地里却暗搓搓勾结客户一起拿公司回扣。

除此之外,坊间还始终传闻,说陆晨曦之所以手握重要资源,是因为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被盛氏集团的盛太包养。

纪雨莘见过盛太几次。

那女人大概四十岁左右,冰肌玉骨,气质清冷,让人很难忽视她的存在。

她的确常出现在陆晨曦的办公室里。

可纪雨莘想不通,当初陆晨曦抛弃她,不是为了和某个省领导的女儿在一起么,为什么会无端端地和盛太扯上关系。

况且陆晨曦家世阔绰,向来对金钱并不敏感,又怎会成为他人口中唯利是图的小人。

纪雨莘的思绪被陆晨曦搅得一片混乱。

她的脑海里总会不经意间浮现出他的身影,每每这时,她便觉犹如细针刺心,痛苦不堪。

是啊,她还有什么资格去揣测他的生活呢。

她暗自苦笑,都过去了。

5

公司的聚会选在周五晚上。

那是家小有名气的日料店。

装修精致的包房里,陆晨曦坐在纪雨莘的斜对角。

他几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喝着酒,看其他同事高谈阔论,嘴边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过三巡,大家都喝得有点嗨了,便张罗着玩起了游戏。

玩的是最常见的“逛三园”,输的人要接受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陆晨曦很聪明,轮到他时总能轻松过关。

纪雨莘突然想到很多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上,他们也玩过同样的游戏。

那时候她被室友恶搞,每次都被罚喝酒。

而身旁的陆晨曦就自然而然地拿起酒杯,替她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去。

那晚,他替她挡了很多酒。

可也正是那次的光辉事迹,让陆晨曦一下子成为了室友们心中的男神,每天都在她面前大肆夸赞陆晨曦,让她千万别辜负了人家。

那时的她们一定没想到,原来到头来,反倒是他先负了她。

纪雨莘陷在自己的思绪里久久未能回神,全然不知游戏早已默默轮到了她。

直到周围的起哄声此起彼伏,她才茫然地抬起头,回到了现实中来。

按照规矩,输的人要接受惩罚。

纪雨莘选择了真心话。

她初来乍到,同事们早就对她的私生活倍感兴趣,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问题来。

不知是谁,在吵杂中高声喊了句,“你和你前男友是怎么分手的?”

包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连纪雨墨都饶有兴趣地看向了她。

她突然有些尴尬,下意识地朝陆晨曦的方向望了过去。

他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云淡风轻地喝着酒,仿佛对她的回答丝毫不感兴趣。

她的心莫名地抽痛起来。

良久,她淡淡地张开了口。

“他死了。”

她轻声说道。

6

聚会过后的一个星期,陆晨曦都没有出现在公司里。

而经过了那一晚的相处,Eric对她则由不敢靠近的喜欢,变成了明目张胆地追求。

他固执地觉得,纪雨莘定是在之前的爱情里受过伤。

所以无论纪雨墨怎么反对,他都要勇敢地追求,为纪雨莘抚平旧时的伤口。

他的追求来得轰轰烈烈,令她招架不住。

这天,就在Eric当众把一大捧玫瑰送到纪雨莘面前时,久未谋面的陆晨曦突然间出现在公司当中。

他貌似有什么事情急着去处理,就在他匆忙要赶回办公室时,却因为远处的起哄声而停下了脚步。

纪雨莘被Eric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惊,她无奈地望向四周,却在不经意间与陆晨曦四目相视。

他眼眸里的伤感一闪而过。

站在他身后的,是面无表情的盛太。

纪雨莘只觉内心犹如林寒洞肃。

半晌,她抬头望向Eric,“我们出去谈谈。”

和煦的阳光下,Eric眼里的炙热让她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Eric,我们不合适。你这样做,真的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是因为你的心底,还藏着那个喜欢的人吗?”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落寞。

“或许吧。”

“有的时候,你本以为自己坚强到足够可以放下,却仍会在见到他的那一刹,无数次的溃不成军。”

想到陆晨曦,纪雨莘的心仿佛生了一个豁口。那口子越来越大,散发着阵阵寒意,暴露着她所有的悲伤与不舍。

“我知道了。那,我可以最后抱你一下吗?”

未等她答应,Eric的拥抱已用力地落了下来。

就在那一瞬,陆晨曦和盛太缓缓地从公司大门走了出来。

望见他们时,他驻足,幽深的眸子在晴空下散着难以捉摸的光。

几秒钟后,他低眸浅笑,转身离开。

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阳光温暖,她静静地注视着他消瘦的背影,感到血液顺着心中那豁口变成了一颗颗饱满的热泪,流进了身体的每个角落。

7

凌华的赵天南是有名的房地产大亨。

为了拿下这个客户,纪雨墨已经整整准备了半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她不断的努力下,赵天南终于答应在百忙中与她会面,地点就定在他最新投资的豪华游轮上。

那是个私人的小型聚会,到场的客人非富即贵。

纪雨墨为了面谈顺利,特地拉上纪雨莘来为她壮胆。

一袭白裙的纪雨莘无事可做,独自在游轮内闲逛。

就在她觉得无聊,准备到甲板上去看海景时,陆晨曦与盛太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陆晨曦够可以的,攀上个富婆就是不一样。”纪雨墨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旁。

他显然也看到了她们,举起酒杯向她们打了声招呼。

“依我看,陆晨曦肯定想借着盛太的关系,搞定赵天南。不行,等下我一定要努力,绝对不能让他得逞。”纪雨墨愤愤地说。

宴会上,赵天南作为主人,坐在餐桌的正中央。

盛太和纪雨墨作为被宴请的重要客人,则坐在他左右两旁。

那是个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

他头发微秃,脸上满是横肉,笑起来时两只眼睛挤在一起,眉眼间无时不闪烁出生意人的精明和狡诈。

最让纪雨莘受不了的是,他总是若有似无地用语言调戏着自己,令她十分作呕,又不敢当众发作。

沉浸在自己事业宏图中的纪雨墨显然没注意到赵天南的一举一动,再加上她向来不胜酒力,几巡酒下肚,便已显得微醺。

席间,纪雨莘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酒桌。

里面的气氛几乎令她窒息,她靠在墙壁,微微地喘着粗气。

就在她调整好状态,准备回到宴席时,突然看到赵天南那肥硕的身躯正缓缓地向她走来。

“纪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啊!”他满身酒气地扑了上来。

“你要干嘛!”纪雨莘怒视着赵天南,心脏跳得厉害。

“嘿嘿,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地服侍好我,我保你和你姐姐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他的双手不停地在纪雨莘身上肆意攒动,臭气熏天的嘴巴在她的脸上吻来荡去。

“神经病吧你,放手啊!!”纪雨莘拼命地挣扎着,她用力地推开赵天南,嘴上高喊着救命。

“妈的,这是老子的地盘,你觉得即使有人看到了,会过来救你吗?”赵天南恶狠狠地说着,边说边拖着纪雨莘,企图把她拽到旁边的房间里。

就在纪雨莘被拖在地上,嘴里发出无力的求救时,陆晨曦的身影突然间扑了过来。

只见他一把抓住赵天南的衣领,伸出拳头朝他脸上狠狠地挥了过去。

他的眼里满是怒火,右手一拳又一拳地砸在赵天南身上。赵天南被他打得招架不住,嘴里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

听到声响的人们围了过来,看到这游轮的主人正被陆晨曦压在身下暴打,赶忙冲上来将他们拉开。

原本踉踉跄跄的纪雨墨看到眼前的场景,也立刻被吓得酒醒了大半。

她急忙冲到了纪雨莘身旁,搂着她瘦弱的身躯不停地安慰着。

“赵总,这是怎么回事?”盛太皱着眉头望向赵天南。

“怎么回事?盛太,你看清楚,是你的人把我给打了!”

赵天南被人搀扶着,小心地站了起来。说完,还不忘心有余悸地瞥了陆晨曦一眼。

盛太望了眼陆晨曦,没说什么,只是淡定地走到赵天南面前,“我们谈谈?”

赵天南自觉理亏,也没再多言,跟着盛太走了出去。

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去,空荡的走廊里,只剩他们三人。

“你没事吧。”

陆晨曦走到纪雨莘面前,蹲了下来。

纪雨莘惊魂未定,久久没有言语。

半晌,她抬起头,默默地看向了陆晨曦。

“赵天南是你的重要客户,为了我得罪他,值得么?”

陆晨曦没料到她会这样问,他微微垂眸,沉默了片刻。

“钱没了可以再赚,我不想你受伤。”

良久,他望着她,认真地说道。

8

因为盛太的关系,赵天南没有再追究陆晨曦打他的事情。

可纪雨墨却通过这件事,发现了纪雨莘和陆晨曦的不寻常。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办公桌前,纪雨墨一脸试探地问。

“没有啊……”纪雨莘托着下巴装傻。

“赵天南诶!多么牛逼的房地产大亨,爱财如命的陆晨曦为了你把他给揍了,你和我说你们没关系你觉得我会信吗?”

纪雨莘也想不通。

当时的他那么的愤怒,那么的不顾一切。

是因为,还在乎吗?

她的脑子乱得一塌糊涂,早知道回国后有这么多事情,她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姐姐的请求。

“我出去透透风。”

她只觉胸闷压抑,抓起背包便往外走。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强大到足以对陆晨曦的事情置若罔闻。

可每天混乱的思绪无时不在提醒着她,她似乎从来就不曾将他忘记。

她猜不透他。

他不动声色的背后,究竟是遗忘还是掩饰。

她更加猜不透,他那天的奋不顾身,到底是在乎还是同情。

天很蓝,她独自缓慢地走着,心底好似灌了铅般沉重。

远处的打斗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条僻静的小巷,几个社会上的混子正围在一个男人身旁拳打脚踢。

她定睛一望,那男人竟是陆晨曦!

她匆忙跑了过去,嘴里高声喊着警察来了。

那几个混子听到警察来了,立马停止了动作,朝巷子外走了出去,边走边恶狠狠地对陆晨曦说着什么。

纪雨莘飞扑到陆晨曦身旁,拿出纸巾擦拭着他嘴角的血迹。

“你没事吧!”她急得似乎要哭了出来。

陆晨曦朝她笑笑,揉了揉她的头发,“放心,还活着。”

“我陪你去医院。”她扶起陆晨曦,转身要往外走。

不料,他却轻轻拉住了她。

“回家吧。去你家,方便么?”他轻声问。

纪雨莘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回国后并没有与父母同住,而是在公司附近租了套房子。

出租屋里,她细心地帮他擦着伤口。

“还疼么。”她心疼地问。

陆晨曦摇了摇头,仍旧轻轻地对她笑笑。

“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她试探地问着。

陆晨曦没回答,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仿佛分离了太久,想要把她的每一寸毛孔都印在心中。

她被他望得有些不知所措,“上次你救了我,这次我还了你。我们之间,扯平了。”

“扯不平。”他淡淡地说。

“我欠你的太多了,还不清。”

泪水悄无声息地涌入了纪雨莘眼底。

她哽咽着,心里有无数个问题想要问他,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你变了好多。”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陆晨曦的眸子里充满了疲惫,“我们都回不去了。”

他眼眸低垂,淡淡地说。

9

恒悦大厦门前。

一群人吵吵嚷嚷地喊着陆晨曦的名字,手里的横幅上赫然写着“血债血还”四个大字。

纪雨莘认出,为首的几个人,正是那天把陆晨曦堵在巷子里的那群人。

公司里都在传,说陆晨曦给客户推荐的产品,半年内亏了五百万,那客户一时间承受不住打击,跳楼自杀。

客户的家人觉得是陆晨曦当初没有说清楚,才导致她最终走上绝路。

他们要求陆晨曦归还亏损的钱,还特地找了群社会混子跑到公司门口聚众闹事,说要帮去世的客户讨回公道。

几个同事望着楼下嘈杂的人群,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他们说,陆晨曦做了那么多亏心事,这下总算是遭报应了。

纪雨莘却始终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她找到了纪雨墨,没想到一向与陆晨曦不对付的纪雨墨也抱有同样的想法。

“像陆晨曦这么心思缜密的人,不可能轻易向客户推荐风险等级那么高的产品。再说那个产品我也有所了解,最近的行情确实不好,但也不至于像他们所说的亏损那么多。况且,那个客户我见过。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上去也是精神恍惚。该不会这客户本来就有抑郁,她的家人故意来讹钱吧?”

纪雨墨所言不无道理,这也让纪雨莘更加心急如焚。

自从上次受伤后,陆晨曦就再也没在公司出现过。

她几次试图联系他,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同事们都在讨论,说陆晨曦心虚了,所以不敢接电话,更不敢回公司。

与此同时,她还突然得知,这件事因为对公司影响太差,领导层为了安抚客户,当即决定开除陆晨曦。

她急冲冲跑到领导面前,说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前不能轻易将陆晨曦开除。

却见领导朝她摆摆手,示意她不过只是一个外派员工,没有资格追究他们公司的内部事宜。

就在纪雨莘一筹莫展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盛太突然出现在公司里。

她依旧面色淡然,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推门走进了领导办公室。

他们似乎交谈了很久。

几个小时后,领导宣布,收回对陆晨曦的处分,并及时归还客户亏损的五百万元。

10

盛太的出现让同事们理所当然地觉得,是她动用了自己的势力,帮助陆晨曦恢复职位,并且为他垫付了亏损的钱。

纪雨莘还隐隐地听到传闻,说盛太和盛氏的董事长正忙着闹婚变,等他们离婚一成功,盛太就能分到一半的家产,陆晨曦也能顺利上位,从此衣食无忧。

她突然想到六年前的那个冬天。

天寒地冻间,他轻轻对她说,她能在事业上祝我一臂之力,而你,什么也帮不了我。

她的心彷如被撕裂了一般疼,过去的回忆与现实纠缠在一起,让她心如刀绞,无处可逃。

六年了。

那些曾经模糊的记忆此刻却变得异常清晰,让她清楚地看见了自己的心,原来一分一秒都不曾将他忘记。

而他呢。

过去的六年里,他曾有那么短暂的一瞬,还在意着她吗。

他曾有仅仅一秒钟,异常地思念她,就像她曾在无数个夜深人静时,想到他,然后泪如雨下吗?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了。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

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他们之间,就像他曾说的那样,永远都回不去了。

11

纪雨墨终于知道,原来六年前那个离开纪雨莘,令她悲痛欲绝的人,就是陆晨曦。

她望着纪雨莘憔悴的脸,心疼道:“还要去找他吗?”

纪雨莘无奈地摇摇头。

“六年前,他对我说,他不再爱我。他的爱并不会因为这六年的空白而多出一分,我又何苦自讨没趣。”

还没读爽?关注公众号【陌陌免费小说】或者搜索:mmmfxiaoshuo,即可免费阅读所有章节哦!

她轻轻地抱住纪雨墨的肩膀,眼中含泪。

“姐,我好累,我想回去了。”

PC官方
安卓官方手机版
IOS官方手机版

软件截图

    其他版本下载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0)

    昵称:
    表情: 高兴 可 汗 我不要 害羞 好 下下下 送花 屎 亲亲
    字数: 0/500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下载帮助下载帮助西西破解版软件均来自互联网, 如有侵犯您的版权, 请与我们联系。

    TOP
    软件下载